當醫學顯盡溫柔,人體即神話

文化持續不斷地改變我們對身體的想像,以及從內在傾聽身體的方式,即便連醫生也不例外。

打破醫學與人文的界線──讀《醫學,為什麼是現在這個樣子?》

本書橫跨東方與西方,時空橫貫古代至現代,把醫學與人文交織,讓正統與另類對話。

從難登大雅到登堂入室—解剖學如何成為醫學生的必修課

以往內科醫生對解剖學的訓練沒有什麼興趣,因為揮刀解剖對內科行醫診症沒有什麼用。

醫學上那些最重大的進展,都是在戰爭的壓迫之下誕生

自古以來,戰場一直是新的手術技巧、技術發展和應用的舞台

醫學決策的不確定性──如何診斷扁桃腺要切還是不切?

從西元一世紀就開始有人切除扁桃腺了。

顯微鏡下的新世界:細菌是如何被發現的?

起初,細菌在人們的眼中只是奇特的小動物。

寫下心理學、神經科學暨免疫學研究新頁:《我發瘋的那段日子》

醫學新發現,就好比一把更大的「篩子」。擁有這把新篩子之前,我們極可能誤診某些病例。

寫實、詭譎與美感的交織──讀《病玫瑰:354幀影響現代醫療的疾病繪畫》

在照相機還沒發明或攝影技術尚未成熟的時代,醫者與解剖學家該如何「留住」眼前甫完成的人體解剖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