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縱人心的魔鬼也會被操縱──希特勒身後的魁儡師

可曾有人想過,希特勒這個善於操控人心的天才,也有可能被人操控嗎?

極度混亂的年代,德國人為什麼接受了希特勒?——《一個德國人的故事》

為什麼希特勒能獲取德國人當時普遍的信賴?為什麼德國人會接受納粹政權?這是個永不過時的議題。

【媒體與史學課程作品】這是一個筆桿威力不輸刀劍的故事──《書本也參戰》

我們不能忽略文學及語言作為一種武器是強而有力且持久的,或許書籍作為武器才是戰場上最好的選擇。

我追捕過艾希曼!──寫下歷史的納粹獵人行動

「這將是史上頭一遭,猶太人自己審判殺害族人的兇手。」摩薩德的頭頭這麼說道。

思想家與他們的存在主義──海德格、沙特、西蒙波娃

存在主義關注的,是思考「人」的存在,需要一些新的角度、新的思考架構才行。

「希特勒對德國難道沒有貢獻嗎?」——這些年,德意志在歷史與記憶間的掙扎

德國在戰爭的前、中、後所遭逢的困境與劫難,分別為何?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解的男人(上)

他不僅寫出了德國歷史,他自身就因為德國歷史而深受磨難。

他向德國人解釋德國:以春秋之筆記錄世界的記者哈夫納

哈夫納憑藉著犀利和原創的觀點,逐漸在德國新聞界建立超然的地位。

從俾斯麥的創建到希特勒的毀滅,德意志國是否一去不復返?

德意志國「以三場戰爭做為序幕,然後以兩場駭人聽聞的世界大戰收尾」。

良知就是他心中的尺度:哈夫納,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下)

隨著哈夫納的去世,德國不但失去了最嚴厲的批判者,同時也失去了最聰明的捍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