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什麼?──德意志心靈的自然想像

最危險的世界觀便是未曾審視世界的世界觀。我們是否身處楚門世界而不知?

是科學史上的詐騙案,還是目擊真實的證言

他說大猩猩能直立行走,會拍打自己的胸脯,而且吃素。然而,不少博物學家說:「你說謊」。

打破醫學與人文的界線──讀《醫學,為什麼是現在這個樣子?》

本書橫跨東方與西方,時空橫貫古代至現代,把醫學與人文交織,讓正統與另類對話。

回顧理論物理發展的黃金年代──讀《愛因斯坦的辦公室給了誰?普林斯頓高研院大師群像》

愛因斯坦教授到底在哪裡辦公做研究?他的辦公室是不是應該像他的大腦一樣完整保留至今?

如何扭曲科學真實,且在市場兜售懷疑──讀《販賣懷疑的人》

為什麼有些科學家會脫離科學群體,扭曲同儕的研究成果?為什麼新聞媒體會樂於傳播「懷疑」?

與榮格一起思考,在夜晚與黎明交會的時刻

古人把救贖的話語稱為邏格斯(logos),表達神聖的理性。人有相當多不理性,需要理性來救贖。

愛因斯坦:「唯有個人,才能有高尚卓越的創造」

我完全不相信哲學上的「個人自由」,每個人的行為不僅是受到外在驅使,更要符合內在需求。

詩與科學彼此看似相距遙遠其實很近,看似距離很近其實遙遠

詩與科學彼此看似相距遙遠其實很近,看似距離很近其實遙遠。

布魯諾.拉圖的巴斯德(Louis Pasteur)

在法國社會,幾乎無人不知巴斯德這位民族英雄等級的科學家。

全面侵入生活,我們卻幾乎對它一無所知的「鏽」

鏽害得橋梁崩塌,數十人因而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