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最幽微處的慾望與純淨──讀《死後之戀:夢野久作傑作選》

瘋人說,那座森林很奇特,因為周遭的樹木照理說已全被砍光,那座森林彷彿一座孤島獨自聳立在原野上。在這座孤獨、私密,宛如離島般突兀的幽謐森林裡,願望與真相交錯,成為一處只有瘋人自己才知道的私密之地,是一切殘酷發生之處。

地球的表面乃瘋人解放實驗場──讀《腦髓地獄》

「我」腦裡一切空白,彷彿意識自虛無中憑空勃發,想不起來自己生命的起點源於哪兒

一首關於流逝的抒情搖滾——再讀東山彰良《流》

「大時代」與「個人」,無庸置疑是《流》一書的雙軸心。

當你凝望深淵時,深淵也凝望著你──讀《雪人》

漫長寒冷的冬季與早晚溫差大且短暫的夏季,舉目望去白茫茫一片,是低緯度國家難以想像的氣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