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留下了感動的淚水,卻背叛了那些受難者走過的荊棘之路

回憶不等同於歷史,追悼不等同於書寫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