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年輕人都已經這麼努力了,還是無法脫離貧困?

作者:藤田孝典

「貧困世代」究竟是哪一群人?

年輕人的生活環境正急速惡化中。

非正職員工的比例增加,黑心打工、黑心企業,延遲償還的獎學金 、國民年金及國民健康保險,與父母同居,高自殺率,少子化等,這些不斷交錯的社會現象,正代表了他們目前所身處的困境。

歷史上應該不曾出現過在各方面將他們逼到如此境地的社會吧。支撐日本未來的年輕人們竟然無法過著理想的自由生活,只能痛苦地掙扎。

1990 年泡沫經濟崩壞之後,經歷就業冰河期的年輕人曾被稱為「失落世代」(Lost Generation)。他們是受到景氣左右無法自行選擇未來,且失去日本舊有的雇用保障 ,因而受到社會注目的世代。但在這之後,不安定的勞資雇用環境更是不斷惡化。

現在的年輕人們並不像是失落世代那樣,只是陷入暫時難以就業或短期困苦狀態。他們因為雇用環境的激烈變化,陷入了一輩子貧困的困境。

年輕人若是沒有政策或環境的支援,就越來越難脫離窮忙族(Working Poor)。

有工作卻依然貧困的窮忙族,在今日的世界佔有不小的比例。(Source: Brady, David; Andrew Fullerton and Jennifer Moren Cross (2010) “More Than Just Nickels and Dimes: A Cross-National Analysis of Working Poverty in Affluent Democracies" Social Problems 57: 559-585. via Wikipedia)

在此我想告訴各位,現在的年輕人並非僅面對暫時性的困苦,而是在那之後還必須持續面對生活各種困難及貧窮的世代。他們已經無法以一己之力扭轉困境,甚至還被日本社會強迫接受貧困,是日本史上難得一見,相當特別的世代。

於是我將他們這個世代稱呼為「貧困世代」(Poor Generation),並想於此書中探討年輕人的貧困現象。

貧困世代是「以主要勞動年齡層的年輕人為中心所形成,並注定一生貧困的世代」。大約是十多歲至三十多歲(十五至三十九歲),本書中所稱呼的「年輕人」正是這個世代的人,而其中也包含了我自己。

我們這些貧困世代受到社會制度的壓迫,光憑一己之力實在難以得到理想的生活,只能拼命掙扎。若是沒有適切的社會支援,就會有越來越大量的人一輩子都無法擺脫貧窮。

從以前社會就不斷出現與年輕人相關的議論。而這本書的主題便是希望藉由再次定義這個世代的機會來將問題攤開在陽光下,並從各個角度了解他們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現在的時代已經讓這些年輕世代在面對自己的生活或工作環境時,不禁對未來感到惶惶不安。他們會感到不安也是無可厚非,現在的社會讓他們有如此想法也是理所當然的。反過來說,這個時代已經很難讓人不懷抱著不安生活了。

高度經濟成長期的日本在雇用職員上有著一定的空間,更有著某種制式的生活或工作方式。年輕人們,特別是男性正職員工只要維持一定的工作方式,就能享受一定的生活,過去也曾被稱為「總一億人中堅社會」。由於是年功序列的資金體系,只要在年輕時與上司一起努力打拚,在約五十歲時就能升到一定的職位。這也能說是確立了只要努力就會有回報的體制。

即使不用那麼辛苦,也能選擇適合自己的工作方式,即使一輩子都當個普通員工,也能過著有一定水準的生活。在工作時,大部分人都會結婚,受到專職主婦或以兼職支持家計的女性、雙親、社區鄰居支持,過著足以養育小孩的幸福生活。這不僅是受到普遍認知的「家庭模範」,實際上大多數的人也都過著類似的生活。

可是,這種「家庭模範」卻急遽崩壞了。

現在由於雇用環境的劇烈變化,年輕人們就算想要一輩子只當個普通員工也無法輕易如願,就連想一直當專職主婦也相當困難。實際上,非正職員工增加及黑心企業的崛起,更是大大地衝擊了社會。年輕人被迫參與企業的底層勞動,卻沒有年功序列制的薪水或令人安心的保障,最後只能身心受創地離開工作。無法繼續工作到六十歲退休的情況也不少見。

也就是說,無法普通地一路工作到退休。

即使長期雇用的工作機會減少了,被迫離職或是因故無法工作的年輕人卻被貼上「不努力」的標籤,有些人甚至連生活都出現了問題。最可怕的是日本社會卻不願意幫助他們。

也就是說,若是社會構造或是勞動環境不改變,年輕人即使像以前的人一樣努力也得不到回報,相當容易就陷入窮困。他們已經成為了「社會弱勢」,於是我才會稱呼他們為「貧困世代」。

貧困世代猶如監獄囚犯

即使貧困世代已是社會弱勢,但針對貧困世代的救濟或援助方式卻還是相當匱乏。就社會福利來說,還是與過去一樣以高齡者、殘障、兒童、單親家庭為主。非正職員工或黑心企業的受害者,或是被勞動市場排除在外的人們根本沒有容身之處。

社會福利的匱乏不僅是相當顯著的現象,更產生了嶄新的社會問題。社會福利的相關工作者雖然也多少察覺了現代年輕人的痛苦及困境,但是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

比方說因憂鬱症而辭職離開黑心企業的年輕人。他因此繭居於家中,難以找到下一份工作,更將因此產生的壓力發洩在家人身上,最後甚至演變成家庭暴力。從新聞報導上也曾看到繭居族殺傷雙親的悲劇。

社工或行政人員收到申請,前往需要介護保險的高齡者家中訪問,卻發現年輕人不得不依靠家人生活的案例也不在少數。我自己便親身感受到,目前有越來越多年輕人若是失去了父母的年金或資源就難以生活。

我在本書中想提出的議題便是:「社會大眾對年輕人們的態度是否仍與高度經濟成長期時毫無二異?」

到了現在,社會大眾仍時常對年輕人說:「年輕就是要多吃苦」、「年輕時候只要辛苦一點,之後就會輕鬆了」等像是經驗談般的訓斥或鼓勵。過去或許的確是如此,薪水不僅逐步上升,也會正常給予獎金,工作即使辛苦卻也會讓人願意繼續咬牙努力。或許對他們來說,傷害家人的繭居年輕人就等同於無可救藥的懶惰存在。

但是,用這種想法看待現代的年輕人真的好嗎?

就我看來,於現代日本社會體系中痛苦掙扎的年輕人們,就像是「無法從監獄逃脫的犯人」一般。不知不覺中,甚至是一出生就注定了「貧困」。他們受到創造出這困境的社會結構擺佈,讓人相當痛心。

社會體系在無聲無息中剝奪了他們的自由,強迫他們在狹小監獄中過著「受限的生活」。而且他們的監獄生活甚至無法接收如《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米歇爾.福柯,桂冠出版社)所描寫的訓練及教育。於困境中掙扎的囚犯即將面臨的便是「下流老人」的生活。

※※※※※※※※※※

關於年輕人的偏見──只要工作就能獲得收入的神話(勞動萬能說)

首先,年輕人只要工作就能自立,只要工作就能擁有一般生活的神話還是根深蒂固地存在於大眾心裡。他們認為只要工作就能得到相應的酬勞,更能藉由薪水獲得普通生活。

為了獲得薪水,年輕人必須煩惱要進入怎麼樣的職場,該怎麼樣累積自己的工作資歷。除此之外,也會因為社會壓力而煩惱是否該選擇安定的工作。因此,在求職潮中最受歡迎的是部分上市公司,或是公務員。

但能夠進入上市公司或是成為公務員的人當然只是一小部分,現實情況根本無法讓所有人都能進入足以拿到正常薪水的職業。事實上,即使努力工作卻也無法獲得相應薪水的工作也逐漸增加。而且,那些工作大多為非正式雇用,由於不是終身雇用,也就形成了不穩定的工作狀態。

還有許多工作沒有獎金或是福利,就算認真工作,生活也不一定會變得優渥。這就是目前勞動市場正出現的問題。也就是逐漸受到大眾注意的「窮忙問題」,即使努力工作還是只能處於貧困狀態。

這並非當事人只有低學歷,或是溝通能力低落所造成的問題。而是就算大學畢業後正常工作,也難以維持生計的狀況急速增加。

※※※※※※※※※※

大人們製造出年輕人的「困苦」

勞動社會學者木下武男先生認為這些年輕人的雇用問題是,「經濟界與企業們將年輕人從日本特有的工作系統中排除,也就等於犧牲這些年輕人,自己卻繼續躲在這些工作系統之中。」(《年輕人的逆襲:從窮忙到工會》,旬報社)。也就是說,他認為經濟界或企業們是故意讓年輕人的雇用制度產生崩壞。正如勞動社會學者所言,年輕人就算認真工作卻依舊「困苦」的狀況是大人們製造出來的。

黑心企業的盛行更加重年輕人的困苦。雖然只是想普通地工作卻無法如願,反而在短時間被公司消耗殆盡。因為黑心企業而罹患憂鬱症等精神疾病,最後無法工作的例子也相當多。所以說,「只要工作就能生活」這種「勞動萬能說」已經不能通用了。

另外,主張這些勞動萬能說的人,大多認為沒有工作或是不願意工作的年輕人都只是因為怠惰。也因為如此,他們為了讓年輕人能夠盡快工作,甚至還會說出「只要不挑怎麼會沒工作?」這種話來強迫年輕人工作。即使被他們逼迫的年輕人最後只能選擇黑心企業工作……

 ※※※※※※※※※※

但勞動市場的劣化剝奪了年輕人的工作欲望。時常都能看到許多年輕人在煩惱該怎麼選擇職涯,因而考取大量證照,或是不斷閱讀心靈勵志書籍。但說穿了,若是不改變現在的勞動市場,他們的煩惱根本就不會消失。

 ※※※※※※※※※※

出生就決定了命運

在研究年輕人的「困苦」狀況時,「吉尼係數」(所得與資產不平等,相當於顯示貧富差距的指數之一)或是貧困率相對高漲的現象可說是相當明顯。當貧富差距擴大,也代表貧困人口擴大。實際上依照年齡分類來看相對貧困率,在最近二十年裡,二十到二十四歲男女的貧困率約上升了十%。年輕人的生活貧困狀態跟二十年前相比,已經產生了相當驚人地惡化。人們根據是否能出生在擁有資產的家庭與否而被分為「得天獨厚的人」與「平庸無奇的人」。而這差距更因為正職員工與非正職員工這種雇用制度而加劇擴大。

近年來階級複製的議題甚囂塵上,Gregory Clark的《父酬者》一書便是一例。葛瑞里.克拉克(Gregory Clark)著,吳國卿譯,《父酬者》,臺北:時報出版,2014。

也就是說,人生的大致走向都被先天的運氣所決定,與努力與否毫無關係,要擺脫這些命運並非容易。這也代表只要努力就能成事,只要努力就有回報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本文摘自高寶出版《貧困世代》 低收入、長工時、 無殼蝸牛、無法結婚生子。 大人無法理解年輕人的窮忙並非不努力 而是社會制度所逼!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