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裡的小花──讀安妮.法蘭克《安妮日記》

近日高中生扮納粹的爭議戰火仍持續蔓延,砲聲隆隆中,或許正是能讓我們多加思索,關於屠戮戰爭裡,生而為人生命意義、存在價值與人類尊嚴的種種,特別是戰爭中的女性與兒童。

近來高中生扮納粹事件引發軒然大波,圖片來源:https://goo.gl/UGKUNM

被譽為卡夫卡小女兒的猶太少女—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卒年於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女時代,是二戰納粹德國屠戮猶太人的事件裡,最廣為人知的犧牲者。安妮 1929 年才誕生於德國法蘭克福,然而短短四年間,卻因 1933 年納粹黨贏得此區大選而使反猶太遊行一時興起,受迫情勢,全家不得已遷徙至荷蘭阿姆斯特丹,可隨著情勢節節升溫,1942 年,法蘭克一家只能避世於父親公司裡的閣樓密室,另有父親友人一家三口與性情古怪的牙醫師同住,暗不見天日。

安妮日記》便是她於 1942-1944 年藏匿期所寫,記錄下此非常時刻的點滴,早慧心靈摹繪了母女/情人/外在人際關係,與逼近死亡恐懼下的種種碰撞。砲聲轟隆的日常裡,(猶太)人的生命彷彿螻蟻,不足一哂。吃食需靠外供應,開窗、洗衣、上廁所等,人生之日常,皆須經過計算考量,躲躲藏藏不見天光,只怕生命就此受波及。困守於如此的狹隘,卻又有更多人性的戰爭可打—人的貪婪/慾念/自大/驕傲,及經濟膨脹越漸誇張的困窘,多人共住一小室,摩肩擦踵,室內室外,皆是一觸可發的地雷炸彈。

在此密室,安妮記錄下了烽火戰亂下的流離恐懼,家庭關係中的種種爆破,青少女千迴百折的婉轉心事,既有對性的啟蒙覺醒、對愛戀的猶疑抗拒,卻更承載著對人生命尊嚴與存在價值的質疑困惑,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都被壓縮在一斗室間進行而叫人窒息,特別是日日夜夜,居於其中的人都被圈禁在日常生活各項(吃食住行),恐怖且無以抗拒的重複迴圈裡。

在安妮的日記裡,便屢屢表達出對這種機械日常造就的麻痺感到痛苦,總是寫著三餐自己與他人,因為她被困守在此無能出逃,她甚至一日摹寫著整個下午反覆剝著豆子使她如何暈眩厭惡的心情。可她們卻逃不了,更令人遺憾的是,在最後距今戰爭勝利前不過幾月,他們卻被告發逮捕,最後安妮便在移往集中營後染病死亡,全家唯有父親倖存,白髮送黑髮,日記手稿是經由善心秘書趁隙收藏轉交,才得以保存。

圖片來源:https://goo.gl/DsGSW8

我們讀卡夫卡《變形記》,安部公房《沙丘之女》與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安妮日記》等,都可顯見一種「困獸樣態」裡,對人存在價值的思索,而存在主義的源起歷史,本就基於工業革命後,人於工廠重複性的機械操作,作為一個工廠行進「螺絲釘」零件的空虛沮喪。不過,前二者乃是小說敘事,作者性別與人物塑造,是男人對生命/工作/情感的追索,可後者則是青少女渴望自由世界的呼聲。耙梳世界歷史的脈絡,我們往往得見男人的世界,可是兒童、青少年與女人,卻總被忽略遺忘,甚至不予以承認。

不過,生命的拼圖,不僅於男人,更也有女人與兒童,故接續而下,便是 2015 年亞歷塞維奇。

Print Friendly
literaturer308

literaturer308

圍繞以各國暢銷小說鎔鑄各式學科鉅作概念,用淺白易懂文字與熱門時事做分享,使讀者能秒懂小說宇宙裡,光波粼粼間,所要傳遞出的種種訊息。
literaturer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