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邊的末路悲歌──《Hell or High Water 赴湯蹈火》

我做為連《The Finest Hours 絕命救援》都毫不猶豫去看的 Chris Pine 腦粉,早在去年還在美國的時候,在電影院裡看到預告就期待到現在。台灣還一度沒有片商要進,幸好最後還是在慢了美國將近一個月之後順利地看到了。而看了之後,不僅非常滿意,還將它納入心目中最佳 25 部電影當中呢!

首先,不能不說的就是導演過人的敘事手法,片中很多訊息都是透過細節而非對白來呈現。最催淚的莫過於老騎警 Marcus 的搭檔 Alberto 被擊中的一幕。雖然 Marcus 瞬間是喊「Ranger down!騎警倒地!」求救,後續也沒有崩潰大哭或抱著 Alberto 說些「不能死」、「不要走」之類的話,但少了這些灑狗血的對白,取而代之的是 Alberto 倒地後,自然掉落的牛仔帽下露出的是令人為之一震的血漿。即使對槍枝沒有研究,不清楚 Tanner 使用的來福威力多大,但看到這相信觀眾都能理解,除非奇蹟出現,不然 Alberto 應該不會再出現了。而成功復仇,射殺 Tanner 之後,Marcus 正要露出燦笑往旁邊看時,才想到身邊的是熱心民眾而非並肩作戰的好夥伴,眼神裡的落寞與辛酸令人心疼。

引人鼻酸的橋段可不只一幕,在電影前段尚在建構角色時,除了利用一次搶銀行的經過讓觀眾快速的了解各個主要角色之外,在兄弟檔回到祖屋時,也透過一段短短的對話簡單交代了兩兄弟的性格差異。當 Tanner 與 Toby 一邊對話一邊往母親房裡走去時,對話內容可以聽出母親久病臥床,從Toby 的控訴也可得知,他是媽媽心裡的乖兒子,而在哥哥坐牢、對照顧媽媽無能為力的這段期間,他過得有多苦。Tanner 推開門後,這短短的幾句話還在進行著,原以為下一顆鏡頭會是臥病的母親,沒想到是乾淨整齊的空床。這自然比 Alberto 的離世更容易理解,不過電影才剛開始,就下這種親情與生離死別的猛藥,導演真的很厲害啊。

而讓這樣聰明能幹、奉公守法的 Toby 情商哥哥一起搶銀行的,就是貧窮。

在牧場發現石油能夠讓他的孩子們一輩子不愁吃穿,但首要之務為保住這片房產。繳不出貸款的 Toby 不能眼睜睜看著牧場被收走,這是錢,數不盡的錢,更是童年。他與 Tanner 提到母親把一切都留給自己時,不難想像母親當時的期許。而兄弟兩人坐在門廊商議最後一票與片尾 Marcus 前去拜訪 Toby 這兩幕截然不同,從房屋的油漆即可看出環境大不相同。

最後一項覺得佩服的細節是 Tanner 與 Toby 搶的銀行。Marcus 從一開始就篤定他們小額的搶奪與精密的計畫是為了籌錢,而到電影中段才有其他的訊息釋出,如:Midlands 就是他們母親貸款的銀行,既有報復又有劫富濟貧的感覺,而最重要的是 Midlands 沒有新式攝錄影機。這個特點也讓 Tanner 臨時起意且單獨進行的那次行動顯得格外有意義。 

安排巧妙的細節之外,背景設定也挑戰了一般善惡二元論的思維。雖然主角非英雄並不是什麼新題材,但從頭到尾、一直強調身為罪犯的主角們行使的是「正義」這點就比較特別了。

電影最後,Marcus 始終不甘心自己沒有揪出那第二位搶匪,而他的第六感與經驗告訴他那個人就是 Toby。無論他的紀錄多麼完美,他只是無法理解 Toby 的動機。當 Marcus 與 Toby 談完之後,Toby  毫不保留並全盤托出,還歡迎 Marcus 到自己鎮上的小套房坐坐,或許能獲得平靜,但 Marcus 卻反過來對 Toby 說,自己才是那個能給他平靜的人。因為他深知,不如哥哥那樣視搶銀行為興趣,與騎警決鬥是挑戰的 Toby,會一輩子被這件事的陰影所困擾著,而他是世上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了。

 

一部電影要讓觀眾覺得好看,絕大多數都是片中有能夠讓觀眾產生情感投射的角色,進而支持他。《赴湯蹈火》這部電影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在看片之前觀眾就知道這是亡命之徒的故事,但越看卻越覺得「不是,這不是在講亡命之徒的故事。」而且也不希望 Tanner 與 Toby 被捕。至少,不希望 Toby 被捕。不管是最後 Tanner 與 Toby分手、腹部有傷的 Toby 遇到臨檢等緊張刺激的橋段,都讓觀眾為他捏一把冷汗,希望他能逃出法網,這就是《赴湯蹈火》的魅力所在。

片中許多情感流動都沒有透過對白表現出來,但彼此間卻仍舊流露出難能可貴的情誼。首先,剛剛提到 Tanner 與 Toby 分手時,讓觀眾為之揪心,其實他們到最後一刻也沒說出什麼「I love you, my brother.」之類的話,反而 Tanner 還一派輕鬆的罵髒話。不管他是什麼樣的人,他過去是怎麼愛弟弟的,能夠弟弟說一聲就再度重操舊業,這種生死關頭也是一樣。

接著, Toby 對家人的愛就不用解釋了吧,整部電影的故事會發生都是因為他對他的孩子們有愛,甚至沒有企圖掩飾自己的過錯,對孩子說「如果你聽到外界對我的傳言,都是真的。」並告誡孩子,未來在金錢上沒有匱乏了,就絕對不要像自己一樣。

再者,當然是騎警們間的友情。雖然 Marcus 對 Alberto 講的話裡句句帶著歧視,但從 Alberto 隨著劇情發展回話次數越來越多(或許覺得再不回話 Marcus 就要退休了 XD),還有 Marcus 守株待兔睡在銀行斜對角隔天早上的互動看來,都可以知道他們兩人真的是不能沒有彼此的好搭檔。

電影的故事背景設定在德州,因此電影中處處可見德州的蹤跡。啤酒當然是不可少的,畢竟德州是少數醉酒走在路上只會被罰款的州,連未成年人只要在有成年人在場時就算是合法飲酒(所以嚴格來說,Toby 拿酒給兒子是可以的,哈哈)。牛仔文化也是德州著名的,不管是騎警或是牛仔都帶有濃濃的西部風味,不過電影不只是把牛仔文化帶出來而已,透過草原大火,從牛仔的口中說出年輕人外流的傳統產業危機也發人省思。

而 Toby 的兒子想要進大學打美式足球也非常德州風,我不少親戚就讀的德州農工大學就是拿下 18 次聯盟頭銜的 NCAA 一級球隊,他們都非常瘋美式足球呢。德州地景非常多變,有樹林、森林與沼澤,當然還有就是電影當中看到的德州西部台地與峽谷,在《赴湯蹈火》中,德州風光也被呈現得淋漓盡致,而那些充滿西部風味的原聲帶歌曲更是將觀眾帶入 Toby 的世界。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Viola

Viola

在現代人的生活中,看電影可以說是不可或缺的一樣休閒活動,而Viola將看電影視為生活的一部分。在忙碌的現實生活中,影迷尖叫屋將給予讀者一個吸收最新電影資訊的來源,也滿足讀者對於電影世界的想像。
Vi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