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如何透過出版改變世界:香港的格子盒作室

格子盒作室為小妹出版的《書店日常-香港獨立書店在地行旅》。
格子盒作室為小妹出版的《書店日常-香港獨立書店在地行旅》。

「書代表一個作者的想法⋯如果想法是好的、正面的,能感染到更多人。」

出版一本書,與好的電影無異,撼動人心的作品總需要一群人的默默耕耘。令我佩服的是,有人以一己之力便做到這件事。

先來看看一本書是如何做成的:審稿之後,若決定為作家出書,編輯將進行編書、設計、排版的工作,部分可外判設計師。定下書籍設計的風格後,編輯將與作家及設計緊密溝通,按排好的文稿作繕改及內容加減,來回數次後將完稿送往印廠。去看打稿顏色是否合意,再給印刷廠調整,完稿再校對覆核。基本上,一部作品得看上百次。

當中編輯要做的實則工作與品質操控,包括校稿、主副標題、紙張材質、裝幀風格、版型、插圖、字體、封面、目錄。一切一切,都站於讀者角度,想像人們從書店看到封面或書脊那𣊬間,怎麼被吸引以至掏錢包把買書本買回家。

編輯也在想像,怎麼製作出一本書,讓作者的想法傳遞到廣闊的世界裏。

一直有留意台灣的獨立出版生態,小島上有些名氣不錯的獨立出版社,透過主流以外的力量,讓整個閱讀氛圍活絡、多元化起來。

偶爾在網絡發現了名為「格子盒作室」的工作室,她特別之處是,是家一人出版社,在講求成本效益的香港。

熱情生成出版力量

小時聽過一首粵語兒歌,有句歌詞是「一枝竹仔會易折彎,幾枝竹一扎段折難」,正好反映格子盒作室的信念。

一個人,能辦一家出版社嗎?

取名「格子」,創辦人阿丁希望以自身開始,連結各方專才協作成為合作夥伴-作者、文創工作者、設計師、插畫師等,共同育成每一本書籍作品。像砌圖般,逐格併湊出一本書。無論甚麼年齡,如果你喜歡閱讀,總會在格子找到你感興趣的出版品,包括流行文學、青年小說、繪本、勵志作品等等。

而我的第一本書《書店日常──香港獨立書店在地行旅》,也是由格子出版。沒甚麼特別想法,當初只想書寫香港獨立書店群的日常故事,藉以連結構成美好的風景,不僅在地人或遊客也能體驗的文化旅遊。

後來主動聯絡這家在網絡上偶爾遇到的一人出版社,因著獨立編採與出版這微妙的緣份,丁接受了稿件,也很熱衷於出版這本書。

如果書有著某種引力,懂得欣賞它的人自然慢慢前來;人就更不用說了。總覺得,一直走自己喜歡的路,懂你的,便會來跟你一起。

丁的熱情,讓各個領域具專長的人們、那些對生活有份堅持與信念的人們走在一起,有趣的想法與作品應運而生。

當編輯是一首緩慢進行的舞曲 

從歷史系畢業後,丁便選擇與文字為伴。寄信到雜誌社跟學校,當時一本名為《SUN 時代》的生活創富雜誌讓她見工。「我唔係新聞系出身,不如就試下先啦。點知一做就好鍾意,做咗一年。」第一份工作裏,她要逛不同小店,跟店家傾計、採訪、寫稿。

2000 年,她轉到博益出版社,當她口中的小薯-助理編輯,主要工作是編言情小說,她笑著回憶道。「當時好流行㗎。總編輯係台灣買版返嚟,一個月編 4 至 6 本,搵人再打字,我就校對。」

那時候,博益買下海外作品的版權,如村上春樹、赤村次郎等作家,賣個滿堂紅,形成一股閱讀日本翻譯小說的風氣。

出版社的使命,是讓文字形成某種時代價值。

與作家結緣的事業 

後來她負責讀者投稿,大抵是慧眼識英雄,發掘了作家天航的第一部作品《戀上白羊的弓箭》。千禧年代的中學生,誰都認識天航。當時他寫一系列青春、愛情、籃球運動題材的小說,在維基百科上被形容為「感動過無數顆年輕的心」。

0010493375
《戀上白羊的弓箭》

「當時啱啱畢業,知道學生心態,覺得天航作品元素有趣、有共鳴,自己又鍾意睇,直覺覺得學生會鍾意。睇咗投稿之後,我同總編輯都好鍾意。於是打電話約佢上嚟見面,佢仲喺大學迎新營。」

編輯感受到作者用心寫作的力量,便會用盡方法將影響帶到更遠。

那時候,學生們熱衷追看小說,每有喜愛作家如天航的新書出版,還記得大家都會偷偷在課堂上把書放抽屜裏看。大獲好評以後,陸續替他出版其他系列小說,直至他成立自己的出版社。

「有緣先遇到這麼好的作者。」丁笑了笑。

她亦先後在明窗出版社及經濟日報出版社,遇到靛及 Middle 兩位作者,為他們出版第一本書。沒猜度太多市場需求,憑著編輯的直覺,看到的是寫作者散發出來的才華與毅力。也因著編輯,作家們有了發揮與展現的機會。

阿丁喜歡書寫城市的作品,她為作者黃威出版另類旅遊指南《80歲環遊世界--與長者外遊必讀實用指南》。
阿丁喜歡書寫城市的作品,她為作者黃威出版另類旅遊指南《80歲環遊世界--與長者外遊必讀實用指南》。

書本的感染力無垠

雜誌由不同的文章湊合而成,書本則代表某個作者的想法。「而出版一本書,如果想法是好的、正面的,我覺得能感染到更多人。出版也有種成功感,由零開始變成一本書、一個實物 。」

「如果當初選擇教書,與做編輯不同。教書是好的,對住一班學生,可以將我學到的東西,教授三、四十人。出版書籍對我來說再遠一點,書本放在很多書店裏, 感染力更大一點。」

這亦是學校跟書店角色的不同。「學校規範老師教甚麼,當然有些老師會將自己的人生經驗分享,而書店本來就集合各種知識。」多元的知識泉源,人們主動前來,各取所需。

跳出圈圈 搞獨立出版

一家有規模的出版社,行銷、編輯與作家是鐵三角的關係。作家費盡心血寫出好的作品,編輯幫助梳理脈絡,想像讀者感受再跟作者溝通改變,與設計師共同完成一本書,傳遞文字的使命。

無奈在大公司工作,往往掣肘很多,也沒法按自己心意出版認為有價值的作品。「每個月都要好似保險經紀咁 meet target,好辛苦。有時有些機構肯比錢,其實唔值得出書都要出,係在所難免,始終要養活成條 team 嘅行銷、發行、編輯。」

她也聽說設計同事想畫點插圖放在將要出版的新書裏,但上司說趕著印刷,沒圖也可以。有時亦要控制印刷成本,設計無甚特別效果。

促使丁離開的,是對編輯身分與工作本質的堅持。

在經濟日報出版社工作的後期,市場行銷的同事沒有主動了解旗下出版,例行公事將編輯寫的介紹發到書店便算,也沒想方法宣傳。結果不暢銷,便成為編輯的責任。

 「我是編輯,想專注於做好本書。」

不過丁沒有埋怨,明白人們各有想法心態。只是,繼續待在大公司便無法進步,不如嘗試開自己的出版社。也有朋友擔心,獨立於版是否能維持生活。她說有儲了點錢,足夠出版兩至三本書。

對她而言,獨立出版是跟不同作者合作的方式。有個伯伯,想出一獨解說數學的方式,透過格子盒作室印刷二百幾本書,賣給朋友。她也出版過一本關於帶高齡父母去旅遊的指南,像這種非主流的書籍,在大出版社想都沒門。

「有時覺得,不可以停留在某個階段。獨立出版帶著我成長,讓我嘗試新的東西。」

Print Friendly
周 家盈

周 家盈

我要說香港這城市的故事,看人生的百態。不講成本效益,唯有安靜、從容、雅緻的生活。
2016 年初出版《書店日常—香港獨立書店在地行旅》,用文字談信念。
周 家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