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傲慢與偏見:當珍奧斯汀遇上女性主義

珍奧斯汀究竟是保守還是激進,在「女性主義」的探討之外,我們是否也能對珍奧斯汀進行「酷兒閱讀」?

當民主和激進成為選項,人們為何擁抱暴力?

突尼西亞是個不一樣的世界,隱匿於寂靜和神祕之中、忙碌熙攘首都的後巷裡。

如何從二戰後的女性刻板印象,認識跨性別者的自我認同?

蘇珊・法露蒂在本書重新認識了晚年進行變性手術的父親,以及他一生的行事。

古老帝國的現代化潮流:見證伊斯坦堡歷史的佩拉皇宮飯店

不同宗教信仰、民族、利益及意識形態於此聚集,伊斯坦堡的歷史,幾乎就是東地中海地區千年歷史的縮影。

閒話愛麗絲(三):卡洛爾向夢境道別的孤寂之心

拍賣會上的兩封信,為卡洛爾和愛麗絲之間的關係留下了頗大的想像空間。

今日的中東,是鄂圖曼帝國崩解後的滿地碎片

現今的中東國家,在鄂圖曼帝國廢墟中重新建立,然而卻也埋藏著日後動亂的根源。

當世界被紙張征服,我們該如何認識它?

本書宏觀且鉅細靡遺地爬梳了歷史進程中,紙張作為書寫載體所創造出的盛世與文明。

是龍頭鳳尾還是蛇頭鼠尾?──讀馬家輝新作《龍頭鳳尾》

《龍頭鳳尾》作為一本書,蛇頭鼠尾;作為一部長篇小說,優劣相抵。

翻譯奇案解密:為什麼《蔣總統秘錄》也是譯本?

《蔣總統秘錄》是國民黨提供資料給日本人來寫,再從日文翻譯成中文。但這樣不是很費事嗎?

反轉帝國之眼──「臺灣植物大調查:早田文藏與臺灣植物誌」講座側記

早田文藏的《臺灣植物圖譜》,讓在學問上向來被視為黑暗世界的臺灣,終於在植物學上走向了開明之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