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守:我們該如何思考歷史?《想想歷史》與史學發展的轉變

「歷史學家不能給你答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看問題,可以教你如何提出正確的問題。」

日本歷史的奧秘是否可以透過「地形」來解答?

比如赤穗浪士如何成功復仇?石山合戰為何拖延十年之久?

活用畫報消息,讓1930年代的小說人物生活節奏超逼真

中國近代流行的畫報最早起源於晚清,李天然桌上那疊按照日期疊好的畫報,其實是東西文化碰撞、交會的產物。

【我們在島嶼朗讀】瘂弦〈紅玉米〉

瘂弦的作品中,經常流露對河南的懷想,屋簷下紅玉米在空中搖曳的記憶,化為了這首詩中的重要意象。

彭仁郁:暴力創傷的療癒之路上,我們應該面對的真相與正義

在壓制或揭發暴力真相的矛盾中,目擊者不可能保持中立。不選邊,其實就是選擇加害者那一邊。

我們已經成為一個乞丐國家──沙烏地阿拉伯的「順民」是如何養成的?

沙國王室的統治手腕、石油財富和宗教對服從統治者的要求,加總起來的效果就是讓大多數民眾逆來順受。

讀完《俠隱》,等於把北京的秋冬春夏飲食都吃透

在老北平,最地道、最接地氣的吃食似乎總與酒肉有關!

他用《俠隱》,重建了消逝的老北平

關於昔日的北京,你的想像是什麼呢?在這本《俠隱》中,張北海花了六年時間,把一個消逝的北平都寫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