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背單字的時候
 
廖晏顥
也不一定都在看電影,但每個月貢獻香油到漆黑的神壇總是必須。還沒弄懂甚麼是好的影評,但求不言之無物的呻吟、不寫全無證據的心情,不辜負說書人靈巧的技藝。

時代的勾勒,想像的鄉愁──寫給楊德昌的臺北故事

拍攝臺北的電影那麼多,為什麼只有您的城市這麼會說話、這麼打動人心?

我們在存在主義咖啡館,見證哲學喧騰的年代

閱讀這本書就像坐上《午夜巴黎》裡的古董汽車,徜徉在那個哲學喧騰的年代。

誰是《鳥人》?如何定義自我的深邃探問

舞臺上,演員們扮演他人;舞臺下,他是否擁有真實的自己?

那一槍已經發射,這是一場人生的戰爭──《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無論是花火下的茫然,或是戰爭現場的激昂,電影將戰爭拉回到了對日常生活、「人」的關注。

以偵探之力,訪真實之神──讀《所信即所見》

這是一個圖像的時代。但多數的人們,仍沒有從「眼見為憑」的幻覺中醒來。

讓自我與世界和解的可能──讀《美國人:一種跨文化的分析比較》

雖然臺灣普遍有著「親美」的傾向,但對於真正的美國人,我們實際上瞭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