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的眼睛
甯緒/ 雲想/ Shaulu Lo/ waina
四個小說嗜讀者,秉持著閱讀不該是孤獨的信念,在台中成立不同質性的讀書會,而【讀者的眼睛】是我們對閱讀的獨望轉向網路廣衾無垠的窗。

人心最幽微處的慾望與純淨──讀《死後之戀:夢野久作傑作選》

瘋人說,那座森林很奇特,因為周遭的樹木照理說已全被砍光,那座森林彷彿一座孤島獨自聳立在原野上。在這座孤獨、私密,宛如離島般突兀的幽謐森林裡,願望與真相交錯,成為一處只有瘋人自己才知道的私密之地,是一切殘酷發生之處。

塞在虛偽縫隙中的純真──讀《純真博物館》

純真博物館的大門,將永遠為那些在伊斯坦堡找不到一個接吻場所的情侶們敞開。

地球的表面乃瘋人解放實驗場──讀《腦髓地獄》

「我」腦裡一切空白,彷彿意識自虛無中憑空勃發,想不起來自己生命的起點源於哪兒

老實說,這是蘇聯民間傷心故事全集──讀《二手時代》

這不是一般報導文字,也不算歷史文獻,作者在乎的是人們在事件的情感,蘇聯人的市井小民心路歷程。

在本格與社會之間──讀陳浩基《13・67》

《13・67》由六個獨立的中篇本格推理故事組成,每一篇也跑強調謎團和邏輯趣味的路線,但六篇串連起來便是一幅完整的社會繪圖。

在空屋一口井中呼喊妳的名字──讀《發條鳥年代記》

村上春樹以荒誕的劇情表現長年創作的核心命題之:惡之於人性究竟為何物?

只要相信了,就是真的──讀劉梓潔《真的》

小說從一個相當吸引人的句子開頭:「自遇詐騙以來,看什麼皆假。」

「往南國,往太陽燃燒的傷痕記憶之地」──讀《太過野蠻的》

津島佑子用虛構的文字淘回一段遺落在日台航路底下的「記憶」,對日本人與台灣人同樣彌足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