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逸飛:製造辛德勇──從《製造漢武帝》反思歷史事實、歷史書寫與歷史學家之間的關係

「《通鑑》之秦漢及其以前部分,絕不能用作一般意義的史料;了解相關史事,更不宜先於《史記》、《漢書》而閱讀《通鑑》。」

表音和表意文字哪個比較優越?答案比你想的更複雜──《文字的秘密》

「沒有文字就沒有歷史。在所有文明中,抄寫員都是文化的傳遞者,也是最早的史學家。」

賴奕諭:脫離殖民後,非洲國家剛果的獨立困境與出路──《毒木聖經》

剛果在獨立後翻轉的可能性在哪裡?本書把它定位為美國等強權的受害者,還等不到真正的獨立,便在冷戰框架下因共產主義遭受苦難。

惡劣的環境創造出奇蹟?近代世界的形成,竟是開始於歐洲的壞天氣

如果我們回頭看看歷史,不要太遠,四百年就好──原來世界的改變,一切開始於歐洲「天氣不好」。

道德原則不能空談——清代中國知識人如何打破僵化的「理學」?

「理學」、「禮學」同音異義,容易讓人傻傻分不清楚。兩者的差別究竟何在?

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在棒球的世界裡沒有這回事──《臺灣棒球一百年》

本書揭露了作為「國球」的棒球,是如何鑲嵌在臺灣的殖民歷史和國族認同的爭論中?

這是誰的中國?──日本如何影響了近代中華民族主義的形成

在習近平替「中國夢」下的定義中,為什麼特別強調了「中華民族」?

經營新媒體,從大量的閱讀與寫作開始──「媒體與史學」課程

新媒體的內容生產仰仗的是大量的閱讀和寫作,沒有深厚的寫作能力,是無法生產吸睛的內容。

暴風過後,溪仍然在,湖仍然在,海仍然在──吳明益《家離水邊那麼近》

「一條溪可能不只是一條水的線條,她應該是一條獨特的生態系,飽含水分的地方史,一條美與殘酷的界線。」

鄭維中:跳脫國族歷史的框架,重新認識亞洲的海洋與臺灣

羽田教授在此書中列舉了相當數量的日本學者研究成果,由此可見,日本學者並未在此全球史學發展的思潮中缺席。

極度混亂的年代,德國人為什麼接受了希特勒?——《一個德國人的故事》

為什麼希特勒能獲取德國人當時普遍的信賴?為什麼德國人會接受納粹政權?這是個永不過時的議題。

世界軍事史上的大分流──《火藥時代》

這是一部以黑火藥在中國的發展史為經,西方引進黑火藥後、兵器的發展取向轉而與中國不同為緯的比較軍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