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的親信們──「四人幫」的命運與文化大革命

今天為世人所知的「四人幫」,也就是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這四名毛澤東身邊的「親信」,都是因為與毛澤東的關係而得以在文化大革命時崛起。

他們是毛澤東在推行文化大革命時,於共產黨內最有力的執行者。他們跟著毛澤東一起鼓吹紅衛兵、在全國發起長達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他們奉毛主席的旗號與思想行事,恣意奪權、批鬥政敵。

就連在毛澤東死後,四人幫依舊試圖以毛主席之名來「另立黨中央」,試圖架空既有之政權,與華國鋒、葉劍英等中共元老爭權。或許諷刺的是,華國鋒最終也是借助「毛澤東正統接班人」的名義,來打倒四人幫集團。綜觀這四人幫的一生起伏,或許真可說是「成也毛澤東,敗也『毛澤東』」了吧?

事實上,就連將這些人合稱為「四人幫」的始作俑者,也是毛澤東本人。一九七四年,文革結束前兩年,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談話中,提醒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等四人「不要搞宗派活動」,並於隔年政治局會議時首次將該宗派具體定為「四人幫」一詞,從此「四人幫」的稱號便不脛而走。

而在四人幫的四個主要成員中,由於我們已經在〈焦點人物:從影劇名伶到文革旗手:追溯江青戲劇性的一生〉一文當中介紹過江青以毛澤東妻子身分的掌權過程,以及曾在〈文革的導火線: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一文中提到姚文元的發跡緣由與歷史,是以本文將會把重心放在四人幫當中的另外兩人:王洪文與張春橋,介紹他們從崛起到衰落的文革際遇。

王洪文(1935-1992),出生貧農家庭,自幼給人放牛養豬,只念過3個月的私塾,16歲報名參軍,投入韓戰。之後在文革時期被毛澤東看中,進入黨中央,是「四人幫」當中資歷最淺的一位。從一名士兵到一九七三年被推舉為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的從政時間不過十餘年,便已成為僅次於毛澤東、周恩來的第三號人物。王洪文能夠一舉跨過諸多前輩而問鼎黨中央,一躍坐上中央副主席的位置,接班聲勢如日中天,凡此種種皆得助於毛澤東對王的器重,以及王洪文對毛澤東的極力擁護。

p01
王洪文的照片。圖片出處:約翰‧西西弗斯,《群眾暴政與政治投機:王洪文與「文革」》

編撰了無數文革時期史料的約翰‧西西弗斯,在其對王洪文的史料整理集《群眾暴政與政治投機:王洪文與「文革」》中,忠實記載了王洪文對毛澤東的極力擁護。當中國科學家成功在一九六○年代末試爆出中國第一枚氫彈頭後,得知此事的王洪文當下即說:

激動人心的消息傳來: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了!這是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的又一偉大勝利!這是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又一輝煌成果!我們最最敬愛的偉大領袖毛主席說:「社會的財富是工人、農民和勞動知識份子自己創造的。只要這些人掌握了自己的命運,又有一條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路線,不是回避問題,而是用積極的態度去解決問題,任何人間的困難都是可以解決的。」正是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光輝照耀下,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指引下,我們終於克服了製造氫彈的各種困難,提前實現了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關於發展原子彈、氫彈的偉大號召。

氫彈是核武器當中最厲害的武器,現在,中國人民已經掌握了。但是,我們有更厲害的精神武器,這就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林副主席說:「毛澤東思想為廣大群眾所掌握,就會變成無窮無盡的力量,變成威力無比的精神原子彈。」我們掌握了這樣的精神原子彈,就能戰勝一切敵人,就能創造出一切人間的奇跡!

群眾暴政與政治投機:王洪文與「文革」(上)-
約翰‧西西弗斯,《群眾暴政與政治投機:王洪文與「文革」》

無論王洪文內心中是否真的認為毛澤東的思想是比氫彈還要更強大的武器,至少其所表現出來的,儼然已是毛澤東思想的信徒。

然而光是展現忠誠,未必就能成為毛澤東主席心目中的接班人,王洪文能夠順利攀登權力頂峰,實際上仍是與一九七○年代的中共政治局勢有關。當其時,毛澤東與其原先所屬意的戰友林彪決裂,並在導致林彪墜機身死的「九一三事件」後,毛澤東開始對許多中共的開國元老感到不信任,特別對當時人望與權力都很大的中共第二號人物周恩來。毛澤東開始想扶植自己身邊的人來制衡這些元老大臣。

曾經從事國軍情報工作三十餘年的退役中將翁衍慶,在其所著之《林彪的忠與逆──九一三事件重探》中,這麼分析了王洪文崛起的關鍵因素:

林彪死後,政治局勢日漸複雜。當時以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為一方,周恩來、葉劍英為一方,正在明爭暗鬥得不可開交。他們在林彪事件的看法上意見相左,涇渭分明。

王洪文甫於一九七二年九月由上海調中共中央工作,列席中央政治局會議、國務院會議、中央軍委會。到一九七三年八月「十大」會議,就負責作修改黨章的報告,是毛澤東放棄張春橋,有意培植的新「接班人」。

周恩來雖名列第一副主席,依周的「老三哲學」,他樂得有另一人充當他與毛澤東之間的緩衝,他早看出毛澤東想找一個年紀較輕,立場穩定可靠的接班人,所以王洪文就取代了張春橋,成為毛屬意的新對象。

b02
翁衍慶,《林彪的忠與逆──九一三事件重探》

靠著在文革時期對毛澤東的絕對擁護,以及利用當時的政治局勢,王洪文順利的從「四人幫」資歷最淺者,一躍成為最具有接班相的人物。

毛澤東在文革時期所倚重的親信人物,除了王洪文外,尚有「毛澤東的理論家」之稱的張春橋(1917-2005)。與王洪文不同,張春橋從小是個飽讀詩書的文藝青年。他曾經與著名的大文豪魯迅在報章雜誌上筆戰,並在抗戰時期於日本佔領下的上海擔任過編輯。其後又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開始在《解放日報》工作,並很快就成為總編輯。

然而此時的張春橋,離共產黨的權力核心還相當的遙遠。一直要到一九五八年,張春橋的一篇〈破除資產階級法權思想〉的文章,被毛澤東給看中,張春橋的人生才開始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後十年間,張春橋不斷高升,愈發躋身於權力的核心。最終才成為了文化大革命中的主要領導人之一。

p02
張春橋的照片。
圖片出處:約翰‧西西弗斯,《毛澤東的理論家:張春橋與「文革」》

由於文筆甚好,才思敏捷,所以文革時期一直在毛澤東的身邊充當「智囊」的角色,並且也是「四人幫」中最擅長學理思辨與闡發毛澤東思想的一位。約翰‧西西弗斯在其所編的《毛澤東的理論家:張春橋與「文革」》中,特別引用了下列這一段史料,來突顯張春橋作為毛澤東的理論家的角色。在這一段史料中,張春橋試圖在演講中對群眾講解「打倒一切」與「懷疑一切」所可能衍生的問題:

在這次談話時候毛主席反復地講了「打倒一切」和「懷疑一切」這個問題。「打倒一切」、「懷疑一切」這個口號相當的普遍相當流行。這種思想不是我們革命造反派的思想,但是影響了我們,影響了我們一部分同志,就使人發生了一種錯覺,以為到處都是壞人,當別人宣傳打倒一切、懷疑一切的時候,自己也覺得有道理。其實啊,同志們,這種口號我們只要想一想就根本不能成立,你說打倒一切嘛,那提出這口號的人,他自己就不打倒他自己,他怎麼打倒一切呢,他才不打倒一切呢。說懷疑一切,但是他真的懷疑一切嗎?他也不懷疑他自己,他不懷疑他這個口號對不對,實際上他也是懷疑一部分。

世界上沒有那樣的事是「打倒一切」、「懷疑一切」的,只能是兩個階級對壘,無產階級打倒資產階級,資產階級打倒無產階級。這些打倒一切的人,懷疑一切的人,最後勢必被人家懷疑,被人家打倒,一定是走到反面,這一點毛主席說得非常確切,他說:「一定走向反面,一定被人家打倒,幹不了幾天。」

遺憾的是,儘管張春橋被稱為最理解毛澤東的理論家,但是就連他大概也沒有想到,他於演講中所說的內容,最後竟然會報應到自己頭上。他結尾那句「這些打倒一切的人,懷疑一切的人,最後勢必被人家懷疑,被人家打倒」,居然一語成讖,替文化大革命下了一個有些諷刺的註腳。

毛澤東的理論家:張春橋與「文革」(上)-封面
約翰‧西西弗斯,《毛澤東的理論家:張春橋與「文革」》

那麼,為什麼像王洪文與張春橋,以及江青與姚文元這些深得毛澤東器重、權傾一時的人物,會在一夕之間垮台、導致自己鋃鐺入獄呢?一切還是因為毛澤東。

一九七六年九月,毛澤東去世。黨中央旋即分裂成以四人幫為首的集團與以毛澤東的接班人華國鋒為主的集團,雙方互有攻訐,都有顛覆對方的準備。是月,華國鋒假借召開會議的名義,邀請四人幫出席,並隨後將四人逮捕軟禁,四人幫的追隨者們也紛紛被捕,是為「懷仁堂事變」(中共中央稱之為「粉碎四人幫」。)

而在四人幫被捕與軟禁後,獲得全中國最高權力的華國鋒等人隨即草擬「四人幫」之「罪行」,並替自己的行動辯護。約翰‧西西弗斯將這個珍貴的史料重點節錄如下:

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進行反黨篡權的陰謀活動,罪行極為嚴重。

他們不聽毛主席的話,肆意篡改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在國內國際一系列問題上反對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搞修正主義。他們結成「四人幫」,進行分裂黨。篡黨奪權的宗派活動。

他們大搞陰謀詭計,私立祕密聯絡點,私整中央負責同志的黑「材料」,到處插手,煽風點火,企圖打倒一大批中央和地方的黨政軍負責同志,篡奪黨和國家的領導權。

他們利用手中控制的輿論工具,歪曲事實,顛倒是非,製造謠言,欺騙群眾。在宣傳報導中,突出地宣揚他們自己,為他們篡黨奪權大造輿論。

他們崇洋媚外,裡通外國,大搞投降主義和賣國主義,在同某外國作家進行的幾十小時的談話中,出賣黨和國家的重要機密。

他們動不動就訓人,給人戴大帽子,捏造罪名,陷害同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們破壞毛主席的戰略部署,另搞一套,在黨內自成體系,為所欲為,稱王稱霸,把自己凌駕於毛主席、黨中央之上。

在偉大領袖和導師毛主席病重期間和逝世以後,王,張、江、姚以為時機已到,無所顧忌,更加猖狂地向黨進攻,迫不及待地妄圖篡奪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權。「四人幫」加緊祕密串連,陰謀策劃。他們加快了步伐,要推翻以華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篡奪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權,顛覆無產階級專政,復辟資本主義。

為了粉碎這個將給中國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反革命復辟陰謀,中央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十月六日,中央決定,對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實行隔離審查。

一九八一年,最高人民法院宣判了四人幫的罪責:江青和張春橋均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王洪文無期徒刑;姚文元則判了有期徒刑二十年。

p03
四人幫出庭受審,從左至右分別為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與江青。圖片出處:約翰‧西西弗斯,《群眾暴政與政治投機:王洪文與「文革」》

那麼,那位在文革結束前便已作古的毛澤東毛主席,究竟要對文化大革命負起什麼樣的責任呢?在文革剛告一個段落時,中共官方曾試圖將責任一股腦兒的推到四人幫身上。著有《拷問經典──未來世紀的文革考古索引》一書的民間學者張石山,便在其著作中對這樣的行徑大加批判,認為毛澤東無論如何是不能脫罪的:

華國鋒為首的黨中央,以彼之道還彼之身,借助鍾馗來打鬼,聲稱「四人幫」是毛澤東給江青等四人所下的斷語。

毛澤東當然可能說過這樣的話:「你們不要搞『四人幫』嘛!」

但是,這非常可能是一種調侃,是一種飽含愛護的批評。希望他的夫人江青和那幾位文革幹將不要搞小圈子,而能夠團結大多數。事實上,毛澤東發動文革,江青在其中出了大力。江青搞得天怒人怨,毛澤東直到最後,都絕對沒有除掉江青的意思。

說毛澤東十分反感江青云云,是他人強加給毛老爺子的。

這樣的機謀,固然有利於解釋粉碎「四人幫」的行為,卻將文革的罪惡通通算在了江青等人頭上,主要責任人毛澤東,被分離出來。

──張石山,《拷問經典──未來世紀的文革考古索引》

b04
張石山,《拷問經典──未來世紀的文革考古索引》

四人幫被捕,對很多人來說是標誌了文化大革命毛澤東路線的結束。然而即便是取而代之的華國鋒,依舊提出了「兩個凡是」來擁護毛主席,也依舊宣稱自己是根據毛澤東的思想來整肅四人幫。這種「皇帝沒錯,錯的都是皇帝身邊的小人」式的維護皇權,就正如張石山先生所言,僅是主事者為鞏固自己行動的正當性、是個在中國歷朝歷代都可以見到的戲碼。而這同時也是後人在反思文革時期的瘋狂政治鬥爭時,不得不好好想想的一個深刻歷史教訓。一直要到一九八○年代鄧小平復出,推行改革開放後,文化大革命才算是真正地在中國告一個段落。

下一次,我們要來談林彪,談及這位曾被視為毛澤東接班人、戰爭中屢建奇功的林彪將軍,在文化大革命當中的角色,以及最後怎會落得墜機戈壁的淒慘下場。

延伸閱讀:

張石山,《拷問經典──未來世紀的文革考古索引》

約翰‧西西弗斯,《群眾暴政與政治投機:王洪文與「文革」》(上、下)

約翰‧西西弗斯,《毛澤東的理論家:張春橋與「文革」》(上、下)

約翰‧西西弗斯,《張春橋的革命之路:濟南‧上海‧延安‧晉察冀》

翁衍慶,《林彪的忠與逆──九一三事件重探》

作家生活誌文革五十週年系列書展

850x275

本文是說書 Speaking of Books與秀威資訊出版社合作的特輯。本文轉載自作家生活誌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