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被鬥倒的國家主席,揭開劉少奇複雜多面的一生

劉少奇是誰?

或許臺灣讀者對於這個問題的第一個反應是:他就是那個在文革當中被鬥倒的國家領導人。

還記得筆者少年時所接觸的第一本與文革相關的書:《風雪定陵》當中,就有提到劉少奇身為國家領導人卻被紅衛兵批鬥至死的描述。當時年紀尚輕的我,還不大能想像為什麼堂堂中國國家領導人,這麼一位滿頭白髮,臉上寫滿了無奈與痛苦的老人竟會遭受如此狂熱、無情的紅衛兵公審、批鬥、凌虐。他是劉少奇,歷史證明他是無辜的,他是文化大革命浪潮底下的犧牲者。

真相,遠比我這個幼年無知者的想像還要複雜多了。

p01
劉少奇像,意外的和本文筆者童年時所想像的差距不遠,至少就白髮的部分。圖片出處:維基百科

劉少奇(1898-1969)是湖南人,幼年時讀到辛亥起義的事蹟後便醉心於革命。在成年後加入當時以理想與改革為號召的中國共產黨,並在當時著名左派文人陳獨秀的建議下,開始帶領工人發動罷工與示威運動。而這樣的經歷,也是劉少奇與中國共產黨日後最著名的領導人、中共建政的最大舵手:毛澤東毛主席,結下不解之緣的開始。

在收錄了盧強與史補之兩位史料編撰者作品的史料集:《毛澤東在井岡山》一書當中,細數了劉少奇與毛澤東兩人如何建立革命夥伴與政治同盟的關係,同時也可以讓讀者一窺早年時熱衷於工人運動的劉少奇:

毛澤東是以搞農民運動起家,但劉少奇卻也是以工人運動發跡,他們兩人工作路線不同,但這一分工合作,不僅收到了平行並進,相輔相成的效果,而且也共同形成了所謂工農革命的基礎。當民國十一年秋,劉少奇開始踏進勞動界,嘗試著工人運動,那是他擔任江西萍鄉安源煤礦工會的委員長,領導礦工參加第一次罷工運動,從此,他便漸露頭角了。

北伐時期,毛澤東領導農民運動,活躍於華中各省,其後當選為全國農民協會主席,儼然成為農民運動的領袖;劉少奇即以全國總工會副委員長的身份,奔走於上海、漢口各大城市,儼然成為工運的導師。在武漢這一時期,所有工運活動一切大權,完全操之於劉少奇手中。當「寧漢分裂」之際,武漢工運在劉的堅強領導下,不到兩個月工夫,工會會員發展到三十萬人之眾,這不能不說是劉的領導天才。這年一月間,武漢方面以工人為主力曾經發動收回英租界的運動,這便是劉少奇平生罕有的傑作。

劉少奇的策動城市工人運動,以呼應毛澤東的農村游擊戰,在黨內支持了毛的游擊戰路線和毛在中共中央的立場,同時,也擴大了毛在全國的實力基礎。在黨外影響了一般輿論對國府的剿共抗日──安內攘外的決策,也延阻了若干剿共軍事行動。在毛、劉結合的過程中,這一共同作戰,具有其不可低估的歷史意義。

毛澤東在井崗山-封面CS5
盧強、史補之原著;蔡登山主編,《毛澤東在井岡山》

由此可見,在中共於一九四九年建政之前,劉少奇就已經逐漸成為毛澤東在中共黨內的重要革命夥伴,甚至替毛澤東在共產黨內的鞏固權力作出了貢獻。在 1942 年的延安整風運動中,劉少奇站在毛澤東那邊,使得毛澤東在中共的領導權威逐步凌駕周恩來之上而定於一尊。劉少奇自此也進入黨中央的權力核心。

中日抗戰結束後,國共內戰一觸即發,劉少奇在毛澤東與周恩來冒險出席 1945 年國共重慶會談的當下,作為毛澤東的代理人而暫時主政延安,此一事件足可看見當時毛澤東對劉少奇的信任,以及劉少奇在黨內的分量。而在國府內戰失利、中共正式建政後,劉少奇便主掌了「新中國」的「土地改革」大局。

當時中國以農立國,土地改革是何等重要之大事,將其由劉少奇負責,亦可一窺劉少奇的份量,以及共產黨內對其治理能力的信賴。1953 年,毛澤東開始退居二線,而把許多政務交由劉少奇負責,劉少奇也很快的當選為中國國家主席,並身兼國防委員會主席一職,成為名義上的中國元首。毛、劉合作良好,劉少奇已有接班的態勢。

p02
1950 年代的劉少奇與毛澤東。圖片出處:《權爭、黨爭及其他:劉少奇走向「文革」》

然而劉、毛兩人的嫌隙,卻在 1958 年開始的「大躍進」中,開始逐漸浮現。在前文〈反右鬥爭與大躍進〉中,筆者已經提過大躍進的相關始末。這個導致浮報產量、浪費產能與在隨後幾年導致大饑荒餓死百萬人的「大躍進」,其主導者即是毛澤東與劉少奇。在目睹了大躍進的種種亂象與苦果後,劉少奇對於大躍進的運動路線開始提出質疑,而對堅持要繼續冒進政策的毛澤東多有微詞。兩人對於政策路線上的歧異開始顯現。

儘管如此,對於大躍進所導致的慘況,劉少奇雖曾提出反對意見,但其本身自也難辭其咎。曾經親身經歷過土改、大躍進與文革慘況的中國學者智效民,在其分析劉少奇在 1940、50 年代土地改革的專著《劉少奇與晉綏土改》中,這麼批判了劉少奇所應當負的責任:

晉綏邊區是土改的試點地區,當時毛澤東雖然派康生、陳伯達等人到那裏蹲點,但是負責全國土改的是劉少奇。劉少奇是在抗戰勝利以後全力以赴投入土改工作的。他秉承毛澤東旨意,不僅在 1946 年制定了關於土改的「五四指示」,還在第二年召開全國土地會議,頒佈《中國土地法大綱》,致使晉綏乃至全國各地在土改中掀起了大規模打人、殺人之風,釀成一系列駭人聽聞、慘絕人寰的事件。

筆者看到,在全國土地會議之後,晉綏邊區為了再次掀起土改高潮,還成立農會並發表〈告農民書〉,其言辭之激烈、氣氛之恐怖,比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運動有過之無不及。我還發現,土改與文革的最大不同,是當時的農會和貧農團有隨意處死人的權力,而紅衛兵至少在理論上沒有這種特權。這就使晉綏地區遭受前所未有的災難,被鬥死、餓死的人無法計算。與全國土改相比,晉綏地區不過是一個縮影而已。

如今,大家都對劉少奇在文革中遭受的迫害深表同情。殊不知在土改、「四清」和文革初期,由於他的存在,慘遭迫害的人真是不計其數。這就提醒我們:一個暴虐時代的形成,還有許多無恥的幫兇,這固然是他們自己的可悲之處,也是我們民族災難深重的主要原因。

b02
智效民,《劉少奇與晉綏土改》

一個政策的失敗,主政者即便立益良善,甚或想要懸崖勒馬,都仍是要對政策所導致的負面效應負起責任。劉少奇自己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也在自己協助促成的大躍進開始失控後,試圖改變原先的路線、開始反對毛澤東的路線。相較於智效民的嚴詞批判,另一位在童年時遭遇過文革的中國作家李德復,在他收集史料而寫成的回憶錄《九死不悔──一個黑五類的回憶錄》中,就給了劉少奇比較同情式的理解:

在一九六二年初中央工作會議期間,劉少奇主席就責問過安徽黨組織:「我問你們死了多少人,你們說向中央報告過了,一百一十幾萬,誰相信?你們心中有數,可就是不說老實話……你們究竟死了多少人,要老實說出來,再隱瞞要開除黨籍……」一九六二年三月十七日,劉少奇主席又一次就大躍進餓死人的問題說:「過去,到底死了多少人……沒有搞清楚,這次要搞清楚……現在不揭,將來要揭;活著不揭,死了要揭。」還沉痛地說了這麼一句話:「餓死人是會記入歷史的……」(摘自二○○八年《隨筆》第五期,閔良臣文)

b03
李德復,《九死不悔──一個黑五類的回憶錄》

在大躍進導致成千上萬人「非自然死亡」後,中共中央終於決定支持劉少奇等人「踩剎車」的提案。然而這起事件,卻也種下了毛澤東與劉少奇分裂的種子。

毛澤東對劉少奇、鄧小平等人所採取的路線的不滿,終於一口氣在 1966 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中爆發開來。身為中國的名義上最高元首,劉少奇最初就和大躍進時一樣,也是支持毛澤東搞文化大革命的。他一開始或許還天真的以為,文化大革命是真的想要改變中國的封建文化問題。

在前面幾篇文章都已經介紹過的史料學家約翰‧西西弗斯,在其針對劉少奇的專著《權爭、黨爭及其他:劉少奇走向「文革」》中,這麼記錄了劉少奇在文革最開始的時候所說的話:

當前文化戰線的形勢很好。事實證明,只要按照毛澤東同志所指出的文藝方向去做,整個面貌就會改變。文藝戰線是一條重要的戰線,社會主義文化革命是一個長期的鬥爭,希望各級黨委認真把這條戰線的工作管起來。當前主要是組織文化藝術工作者努力學習毛主席著作,切實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深入工農兵群眾,克服文化隊伍脫離群眾、脫離實際的缺點;同時認真抓創作和領導好整個文化工作。這樣堅持下去,幾年之後,社會主義文化藝術事業一定會取得顯著的成果。

權爭、黨爭及其他(上)-封面
約翰‧西西弗斯《權爭、黨爭及其他:劉少奇走向「文革」》

然而,劉少奇很快就會發現,毛澤東這回其實已將矛頭對準了執政者,對準了自己。文革爆發後沒幾個月,毛澤東就在全國號召紅衛兵,要他們「砲打司令部」,也就是針對中國中央的執政者劉少奇、鄧小平等人進行批鬥,抨擊他們路線錯誤、政策「右傾」,是「資產階級當權派」。

百口莫辯的劉少奇,在紅衛兵的批判與黨內的施壓下,年近古稀之年的他竟承認了「自己的錯誤」,最終被批鬥至死。據說劉少奇死前曾對家人說:「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p03
文革中慘遭批鬥至死的劉少奇。圖片出處:《權爭、黨爭及其他:劉少奇走向「文革」》

劉少奇死後,中共中央隨即在毛澤東的主導下,宣布了劉少奇的「罪狀」,約翰‧西西弗斯將這份今人看起想必會覺得十分荒謬的罪狀記錄如下:

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中,經過廣大革命群眾和紅衛兵小將的廣泛揭發。專案組的深入調查,大量的物證、人證、旁證,充份證實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

現已查實,劉少奇出身於地主家庭,1921 年,他混入黨內的時候,就不是一個懷著革命理想的青年,而是一個充滿極其腐朽極其反動的地主階級,買辦資產階級思想的異己分子。四十多年來,在我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各個時期,劉少奇一貫使用反革命兩面派手法,招降納叛,裡通外國,瘋狂地反對以毛主席為代表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幹下了數不盡的反革命勾當,成了黨內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的總頭目,資本主義復辟勢力的總代表。

劉少奇罪大惡極,死有餘辜。專案審查小組建議黨中央根據黨內外廣大革命群眾的強烈要求,撤銷劉少奇黨內外一切職務,永遠開除黨籍,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

劉少奇到底是誰?他想必不會是「支持帝國主義和國民黨的地主反動派」,但他顯然也與筆者年少所曾想像的那位「完全無辜」的老好先生有所差距。劉少奇早期懷有革命理想而組織工人運動,主持土地改革,建設當時的共產中國,但是他也需要對「大躍進」與各種土地改革所導致的流離失所、家破人亡負起責任,他也需要對文化大革命的爆發負責──儘管不全是他的錯,且或許劉少奇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自己在很多時候都是毛澤東的支持者,甚至是毛澤東掌權的推手,但是他越來越發現自己的路線沒有毛澤東那麼「旗幟鮮明」,只是警醒之時已太晚,最終還是被握有實權的毛澤東給先鬥倒了。

中國近十幾年來,由於對毛澤東在大躍進和文革時期的種種作為開始有些檢討聲浪,且改革開放是當初劉少奇的戰友鄧小平所主導,所以劉少奇的名聲很快的就獲得了平反,中國普遍也對劉少奇有比較正面的評價。透過這篇文章,讀者對劉少奇應該有初步的認識,也稍明白了劉少奇這個人在時代底下的複雜處境。這或許不是一個簡單的答案,但歷史值得玩味之處便在於此,不是嗎?

下一週,我們暫時不談著名的文革歷史人物,而會先把焦點放在文革前後的「知青」,也就是「知識青年」這樣一個身分團體上。

這是一群在文革前後的一九五○~七○年代都受到打壓的一個群體,他們大多數是受過教育的年輕人,在文革前後或自願、或被迫的下放到農村當中,成為了下崗青年。當今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文革時期,便是不折不扣的下鄉知青,知青對中國影響之大,恐怕方興未艾! 

延伸閱讀:

約翰‧西西弗斯,《權爭、黨爭及其他:劉少奇走向「文革」》(上、下)

智效民,《劉少奇與晉綏土改》

盧強、史補之原著;蔡登山主編,《毛澤東在井岡山》

李德復,《九死不悔──一個黑五類的回憶錄》

圖片 1
作家生活誌文革五十週年系列書展
本文是說書 Speaking of Books與秀威資訊出版社合作的特輯。本文轉載自作家生活誌
Print Friendly